阿feng

【耀中心】王耀生贺

省拟预警

国设预警

ooc,小学生文笔预警

有苏中,好茶,金钱提及

有私设





王耀几乎不眠不休的工作了一周,即使身为国/家意识体,也终究有点吃不消。

在疾驰的汽车上,他微瞌着双眼,手指用力的捏了捏眉心,问:“今天的安排,念一下。”

一旁的小助理眼睛瞪得圆圆的:“今天国庆放假,您怎么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,一定是太累了,您说说,都多久没合眼了?这次放假一定要好好睡一觉,不然身体吃不消的。”

南方来的小助理咕咕哝哝的讲着话,王耀看着好笑,才多大点个人,怎么唠叨的像个老太太。

生日呀,真是一个陌生的词汇。

 

王耀就这样回到家里,恍惚间竟有一种怪诞的真实感。

我,因为自己的生日,放假,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望着空荡荡的宅子,就连院子里梧桐的叶子,也显得稀稀疏疏,王耀就这样站在这里,心里头也变得空荡荡的。

 

回过神来的时候,王耀已经带着酒坛,坐在了屋顶上。

这里是一片古旧的胡同,王耀坐在房檐上,竟也生出一种高出不胜寒的孤寂感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挑起一边嘴角,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几千年的时光,都一个人走过去了,这不就是回到家没见人吗,至于这样要死要活的嘛。

冰凉的酒液顺着食道滑下,留下的居然是灼热的痕迹,行至胃里,已变成一团跳动的火焰,跃动着,烫到发白。

王耀的眼睛渐渐模糊,耳边似乎也想起了家里孩子们的吵闹声。

那是什么时候呢?他晃动着自己已经不慎清晰的脑袋,一阵秋风拂过,吹乱了头发,却也带来了一丝清醒。

 

是了,是今年除夕夜的时候,他拉着许久未见的嘉龙,亲密的举动却引起了小沪的不满。王京作为大哥,竟然也跟着起哄,一堆人嬉闹了许久。

不得不承认,王耀确实有点偏心嘉龙。当年的他,孱弱无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幼弟被穿着海/军/装的金发男人带走。一百五十年后,当他终于有能力接孩子回家时,却发现当年那个留着鼻涕泡,舔着糖葫芦的小屁孩,已经变成了,穿着笔挺的西装,眼神犀利的男人。

王耀顿时就慌张了,他挺了挺腰杆,沉稳克制的拥抱了嘉龙:“欢迎回家!”

嘉龙没有回应,王耀的心好像被利爪攥紧了,再沉入冰冷的深海中——嘉龙他,似乎并不愿意回家。

他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,松开手,想要结束这个苦涩的拥抱,却在直起腰的一瞬间被用力抱住。王耀在站立不稳之下,跌入了那个温暖柔软的怀抱。

“大佬,我想你了。”一个沙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,王耀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,拍拍弟弟的背,哑着嗓子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

哎,在这帮小兔崽子面前怎么就没绷住呢,老脸都丢尽了。王耀晃晃脑袋,想赶走这种奇妙的羞耻感,却又觉得,除夕夜的欢声笑语中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是晓梅。这个答案让王耀心脏抽搐了一下——他最年幼的妹妹,已经好久都没回过家了。

在王耀的记忆里,晓梅还停留在扎着两条小辫,整日缠着他做梅花酥的小女孩。

可是看上司传回来的照片里,他的小妹妹,穿着黑色的西装,留着凌厉的齐耳短发,眼神冰冷刺骨。这样的晓梅,像一把利刃,直直的插入王耀的胸口,将心脏钉死在墙上。

 

王耀又灌下一口酒,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将自己灌醉。

思绪晃晃悠悠的回到当年那段昏黄发旧的时光,那是在晓梅被带走之后,他挣扎着爬起来,脱下繁重的华服,剪断了及地的长发,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,逃离了紫禁城。

王耀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生命力的流失,他似乎已经可以看见自己的消亡。

但是他不甘心,他要好好活着,要把自己的弟弟妹妹接回家,他要他的家人们能以一种独立的姿态昂首站立在世界面前。

他踏遍国/土的每个角落,看见了无数仁人志士,他遇见了孙先生。

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希望吧。

可是他却目睹孙先生他们努力的成果被窃取,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难道真的无力回天了吗。

 

那段尘封的历史里,他的眼前始终蒙着一层黑幕,他跌跌撞撞的前行着,一个人摸摸索索的走在黑暗的甬道里。

蓦然,前方似乎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红光,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,奋力扑向那希望的火种。指尖触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灼热的痛,而是直达心底的温暖。

他感受到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从冰冷的地面上扯了起来。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眼前豁然开朗。

冰冷的阳光洒在一望无垠的雪地上,散射出钻石版璀璨的光芒。

高大的斯拉夫人,站在他面前,围巾是温暖又耀眼的红色。

“小耀,愿意跟我一起吗?”

 

又是一口烈酒下肚,王耀不可抑止的想起了那个叫做伊利亚的男人。

骗子,说好要一起走的,你怎么就先逃跑了呢。

王耀手腕一翻,酒液倾倒而下:“我这里可没有伏特加,你就凑活着喝点吧······放心,我会坚持下去的,带着你的份一起,去看看真正的共/chan/主义。”

 

王京带着客人回到家时,入眼便是满地的碎瓷片,吓了一跳,还以为遭了贼。正楞着,一个空酒坛从屋顶落下,残余的酒液和碎片一起炸开,好像开出了一朵烟花。

王耀从屋顶翻身跃下,柔顺的长发纷飞,宛如坠入凡尘的仙子。

他似乎有点醉了,落地时身形一晃,吓得王京赶快伸手扶住。他安抚地拍拍弟弟的手,示意他放开。

转身之际,就换成了冷漠的样子,凤眼轻轻眯起,嘴角微笑的弧度得体又疏离:“不知亚瑟先生和阿尔弗雷德先生远道而来,有何贵干?”

他说这话时,眼神了透着漠视,那种目空一切的眼神,让亚瑟恍然间以为看到了那个天朝上国,那个高高在上尊荣无比的帝王。

阿尔似乎也收到了冲击,楞了几秒之后,勉强维持着兴高采烈的腔调:“耀,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们专程来祝你生日快乐的。”

“哦,那祝福我收到了,今天状态不佳,不便待客,二位请回吧,京,送客。”

王耀说完边转身回屋,发丝划出一道冷漠的弧度。

 

王耀不是不清楚这两个人对他有些其他的情感,但他无法回应。

头痛的闭上眼睛,把自己仍在柔软的大床上。他实在是太累了,让我歇一会,就一会儿。

 

王京回来时,看见自家大哥穿着外套躺在床上,甚至连鞋也没有脱。

心疼的帮他用湿毛巾擦了擦脸,脱了外套鞋子,让他睡得舒服点。

走出房间,王京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那个从来没有打过的号码。

“喂,晓梅吗?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

第二天,王耀是在熟悉又陌生的喧闹中醒过来的。一睁眼,看到的就是王嘉龙的大脸,惊的他不自主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
“哎呀,王嘉龙,你离远点好不啦,看把大哥吓得。”

是王沪的声音,这,是怎么回事。

“大哥,生日快乐!”王京端着一个蛋糕从人群后走出来。

“哎,我多大个人了,还过什么生日。”王耀嘴上抱怨着,却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“大哥!”

王耀心头一颤,这是……

眼泪蓄满了眼眶,王耀向人群中望去,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。

这是嘉龙递过来一只手机,手机中,正是王耀想了一百多年,念了一百多年的人。

“大哥,生日快乐。我很想你,也很想家。”林晓梅梳着熟悉的两条辫子,嗲嗲的撒着娇,好像还是那个小女孩。

“大哥也想你,大哥马上就去接晓梅回家了,你乖乖等着我,别害怕。”

王耀几乎发不出声音,他的小妹妹呀,终归还是想着他的。

 

阳光透过窗户,照进房间里,驱散了所有的阴霾。

那发着光的人,是我的神明,我永远不变的信仰。

他生而为龙,光耀九州。

他名王耀。

 

【白嘎】向往的生活AU(二)(ABO 有怀孕描写 慎入)

设定两人已经公开并领证

孕期设定预警!!!

小学生文笔预警!!!OOC预警!!!

设定小白信息素是抹茶味儿,嘉尔是牛奶味。

前文  (一)

(二)

“哥!!”在院子里洗菜的何老师听到了这声久违的呼唤,整个人愣住了。他抓住旁边Henry的手,说:“是我幻听了吗?”

“啊,我也听到了。”Henry肯定了他的猜测。

何老师急忙擦了擦手,快步走到门口,正巧碰见进门的王嘉尔。看见眼前没什么变化的哥哥,王嘉尔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。

“哎呦,可想死我了,好长时间没见了。”何炅抚摸着弟弟的后脑勺,嗅着他身上抹茶牛奶味,甚至有点红了眼眶。

当年被他护着领着在内地综艺界闯荡的小朋友,一转眼间已经长到可以成为别人的依靠了。

“何老师,这我就不高兴了哦,光想他不想我呀。”白敬亭的声音从后面响起,打断了何老师突然间涌上心头的万般情绪。

“哎呀,都想都想。”何老师笑着抱了抱他,帮忙拖着箱子走进门。Henry握住王嘉尔的手,两人碰了碰肩。

“我们进屋说,这大太阳,烤的慌。”黄老师站在院子里提醒,拎这他们的大箱子转身进了房间。

“哎,你俩咋回事?”何老师揽着小白的肩往屋里走,这个姿势让白敬亭看起来像是一颗被压弯的小树苗。

众人坐下之后,白敬亭拉过王嘉尔的手,揣在怀里,这才郑重的宣布了他们即将迎来一个小宝贝的消息。

“哎,你们打算公开宣布?不行的话,这段可以让他们减掉。”黄老师有点担心这对年轻的伴侣只是一时冲动,才在节目上说出来。

白敬亭捏了捏手中指节分明的手,摩挲着爱人常年握着剑柄留下的薄茧。

“我们考虑过了,还是想郑重的告诉粉丝们这件事情,相信他们会祝福我们。”王嘉尔抬头,对着如同是他亲兄长的何哥哥说。他不想让他的Jacky成为被瞒着的人,他们一定会高兴的,王嘉尔几乎是固执的想着。

白敬亭一向知道自己的爱人是个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大宝贝,王妈妈用吴侬软语和甜丝丝的沪菜养大的王嘉尔,总是对这个世界抱有最大的宽容和理解。他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柔软的内心,即使被一次次恶语相向甚至故意伤害,也还是愿意露出柔软的内里。

“嗯,我们已经准备好宣布他的存在了。”白敬亭又捏了捏爱人的手,像一种无言的保证,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。

“你们决定了就好。”这两个小朋友都是他看着长大的,现在都已经是有担当的大人了,何老师几乎想抹一把并不存在的泪水。

何老师还来不及整理自己老父亲的心态,就被黄老师的柴米油盐打断了:“那今天给你们炖一个鲫鱼汤,补补。嗯,再做几个清淡的小菜,怎么样?”

俩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。

 

既然到了蘑菇屋,就一定要体验一下乡村劳作生活,这不,黄老师立马就开始分配工作了。

“小白,你跟大华去摘些玉米来,找那种老一点的,可以炖在汤里。”

王嘉尔可不乐意了:“哥,我也可以干活的,我又不是缺胳膊少腿了,你让我帮帮忙呗。”

“黄老师,没事,嘉尔身体挺好的,最近也没有什么反应,让他跟我去摘玉米吧。”王嘉尔开心的蹭到白敬亭身边,准备跟他一起出门。

“哎呦,你这么黏人的呀,羞羞。”Henry在一旁逗他,贱贱的做了个鬼脸。

“你这是嫉妒我,我才不跟你个单身狗一般见识呢。”鬼脸回应之,但王嘉尔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不太想跟白敬亭分开。

孩子们吵吵闹闹出门之后,留下两个空巢老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。

另一边,白敬亭夹在两个不停地爆发争执的幼稚鬼之间已经快炸毛了。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回答何老师更喜欢谁,荷花组合和何尔萌哪个是官配,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我站何炅谢娜,还有,王嘉尔你觉得,在你孩子的爸爸面前声称自己和另一个男人是真爱,这样真的合适吗?

今天也是小白在内心疯狂嘴炮的一天呢~

“小白哥,你为什么不说话,你看,我早就说过你在谈恋爱的时候也会这样不说话,不过,我说你听着就行了。”

白敬亭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,内心疯狂吐槽:你把话都说了,要我说什么。这么想着,还是拉过王嘉尔,擦了擦他额角的汗珠,“天气热,别闹了。”

这般霸道总裁的台词,把王嘉尔撩红了脸,乖乖闭上嘴在旁边装鹌鹑。

导演看看他俩,再看看一边对着机器做着被肉麻到了表情的刘宪华,心想:可长点心吧,傻孩子,知道自己为什么单身吗?

三人冒着烈日,终于到达了玉米地。金灿灿的阳光下,玉米整整齐齐的列着方阵。

刘宪华看着一大片玉米地,心中顿时涌上了作为前辈的骄傲:“来,让我教你们怎么摘玉米。”但是,刘大师傅回过头的时候,发现他的小徒弟们已经钻进玉米地里去了。

等他找到本该属于自己的小徒弟的时候,白敬亭已经扳了几颗玉米了。

“哥,你怎么什么都会,太厉害了!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白敬亭嘚瑟的转过身,把脸凑到王嘉尔面前。然后,刘宪华眼睁睁的看着王嘉尔亲了一口。

哪里来的狗男男,都给我叉出去!!!

三个人一下午并没有摘很多玉米。尽管身体素质很好,但是身为特殊时期的omega,王嘉尔还是不太能适应这么长时间的高温劳作。白敬亭一直用信息素温柔的包裹着他,并且试图劝说他先回蘑菇屋休息一会。显然,他们低估了孕期omega的黏人程度,王嘉尔一点都不想离开自己的Alpha。于是,最终,他们俩被吃狗粮吃到撑的大华组团赶回蘑菇屋。

 

吃过晚饭,黄老师去洗澡,何老师和白敬亭在洗碗。没了监管人的两个淘气鬼这下算是彻底放开了,刘宪华拿出了键盘,开始了饭后音乐时间。王嘉尔跟着他一起嗨,还跳到桌上来了一段rap。洗完碗出来的小白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让他肾上腺素激增的画面,他觉得血流嗡的一下,全部冲上头顶。

忍了一天的小白,终于还是爆发了:“王嘉尔,你给我下来!”

他几步冲到皮皮嘉面前,一把把人揽过来,右手伸到后面,狠狠地拍了两下王嘉尔的屁股。王嘉尔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,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,他怎么能打那里。但是当他看到白敬亭微微发红的眼眶的时候,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对不起,我错啦。”白敬亭知道自己有点失控,但他实在太害怕怀里的这个人收到伤害了。

 

我会变成铠甲,守护你那宝贵的天真与柔软。

【白嘎】向往的生活AU(一)(ABO 生子 有怀孕描写 慎入)

来源于想让他们去上向往的生活的执念

ABO世界观预警

设定两人已经公开并且结婚

怀孕预警!!!

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!!!

夏日的早晨,太阳已经勤快的上班了,但蘑菇屋里的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。

在这样一个难得的没有客人的清晨,生活在乡村的主人们不可避免的重拾了城市人的陋习——睡懒觉。暖融融的阳光被阻挡在厚重的窗帘外,偶尔有几缕特别不听话的,透过被风偷偷掀起的角落,照在主人们裸露的小腿上。

窗外村子里,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,牛羊的脚步声错错落落的洒在小路上,间或有一两声犬吠,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吵闹着,还有隐隐约约的交谈声。这出田野交响曲显然打扰到了主人们的安眠,何老师翻了个身,醒了过来。

监控后的导演显然觉得这幅画面很有趣,拉近的镜头下,何老师迷蒙的眼神,不羁的发型,甚至是挂在眼角的眼屎都无所遁形。

他拍了拍身边黄老师圆润的肩头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何老师憋着笑,走近了卫生间,一边洗脸,一边对着镜头坏笑,“黄老师身上的肉手感越来越好啦。”

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下注,赌这两个一起走过半生的老朋友,在节目播出那天会不会反目成仇。

另一边,Henry和黄老师已经利落的收拾好了自己,并且迅速的达成了今天早晨不做饭的共识。其实是Henry迫于黄老师的淫威之下答应的,毕竟如果有选择的话,他还是很愿意吃到一顿黄小厨秘制的早餐的。

导演敏锐的察觉到这又是一个广告植入的好机会,于是三杯江中猴菇米稀摆在了他们面前。

就在这时电话响了,Henry选手凭借着他惊人的反应力和敏捷度跃到电话旁边,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拿起听筒:“您好,这里是蘑菇屋。”

“我是今天的客人,我要点菜。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变了声的声音,说话慢慢悠悠的,好像不是很熟练,一句话中有好几个停顿,还有莫名奇妙的重音。

“啊,好的,您要点什么菜呢?”

“嗯,要肉,把你们最贵的菜拿出来,”那边似乎捂住了话筒,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声,过了好一会,声音才重新响起,“我们要吃北京烤鸭,炸酱面,嗯…还有火锅。”

“啊,好。”Henry有点疑惑的摇摇头,难道不是他想的那个人吗,如果是他的话应该还会点点别的。

果然,那边声音又响起来了,“还有cheese!!”

“Jackson?”Henry几乎已经确定了今天的客人是谁了。

“啊,我才不是王嘉尔,他普通话才没有我这么好。”客人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,却不知他的慌乱已经暴露了自己。

“哈!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王嘉尔,叫Jackson的又不止他一个人。”

客人情急之下挂断了电话。

“黄老师,刚刚客人点了北京烤鸭,炸酱面,火锅还有Cheese。”

“哟,还挺会点的呀,可以把老灯给烤了,养了它这么久该回报一下我们了。”黄老师坏笑着说,彩灯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,扑闪着翅膀逃到了镜头之外。

今天的蘑菇屋也是一如既往的友善呢!

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山间的公路上奔驰着,里面坐着的正是我们半年前刚刚公布婚讯的白嘎夫夫。

王嘉尔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,黑色的运动裤,还是熟悉的all black大佬嘎,他今天没有做造型,也没有带金链子,刘海软软的搭在额头上,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。

“小白哥,怎么办,Henry一定是认出我来了!”

“你看,我说什么来着,说cheese一定马上就被猜出来了。”

“但是我想吃呀….”哦,他真可爱,小白在内心捂脸。

“没事,导演组也没有要求不能暴露身份呀,是吧?” 

摄像师浑身一凛,点了点头。

白敬亭,你敢不敢不用眼神威胁我,屈服于求生欲的摄像师悲愤的想着。

蘑菇屋的众人正在为客人的到来辛勤的准备(才怪),henry和黄老师摊在地上的凉席上,何老师坐在椅子上扇着风,三个人在空调的吹拂下犹如化了的冰棍。这时,电话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“您好,这里是蘑菇屋。”何老师接起了电话。

“您好,我们是刚刚点过餐的客人。”

“小白,是吗?是你吗,是你跟嘉尔要来吧?”何老师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傻孩子的声音。

“啊,我忘带变声器了。”

“好啦,刚刚嘉尔打电话的时候就猜到是你们了。打过来有什么事吗,你们什么时候到?”

“我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,我打来就是想说菜里面别放辣椒。”

他还没说完就被何老师打断了:“哎呀,嘉尔来吃饭一定不会做辣的呀,知道你们恩爱,就别秀了吧。”

“哈哈哈,行,还有能准备一些热水吗?他最近不能吃凉的。”白敬亭的语气里掺杂了一丝羞涩。

“哦,行….哇,你们….不会吧?是我想的那样吗,嘉尔最近活动好像特别少。”何老师心底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他简直又惊又喜。

“嗯,到了在细说。”小白含糊着挂断了电话。

“黄老师,今天要来的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两个弟弟,而且他们似乎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”何老师笑着走到客厅,“我们可得好好招待他们。”

在主人们热火朝天的撸起袖子准备大餐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轿车悄然停在了村口。

白敬亭先走了下来,带着墨镜的白衣黑裤的少年站在阳光下,对着田野,比了个军礼。

一只狗子斜刺入镜头,白敬亭一个趔趄,凹了半天的造型1秒破功。

“小白哥,来拿行李!”

“哎,来啦,你放那别动啊!”白先生顿时放弃了耍帅大业,屁颠屁颠的去当搬运工了,毕竟他的宝贝现在是特殊时期,要时刻小心着。

于是,通往蘑菇屋的小路上多了两个吵吵闹闹小朋友。

白先生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,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,身边还围绕着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傻子。

“哥,我真的没关系,把那个袋子给我提着呗。”王嘉尔对于被剥夺了帮忙的权利这件事情表示强烈不满。

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,你可消停一会吧,这马上就到了,你别再摔一跤。”白敬亭把袋子和箱子放到一只手里,空出的一只手一把拉住小男友,将他控制在身旁。

一抹红晕悄悄爬上王嘉尔的耳朵,笑容甜的可以淌出蜜来。

这是哪家的甜心呀,当然是我王家的。

摄影师:“谁批发的狗粮!不吃,拿走!别给我嘴里塞,说的就是你,那两个小年轻!”

【osterland】小别胜新婚pwp

/昨天看到他们片场重逢开的小脑洞,关于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为私设,不能深究。

OOC预警

https://shimo.im/docs/8Ra623Y90mcyymwZ/ 

微博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576948433238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