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feng

【耀中心】王耀生贺

省拟预警

国设预警

ooc,小学生文笔预警

有苏中,好茶,金钱提及

有私设





王耀几乎不眠不休的工作了一周,即使身为国/家意识体,也终究有点吃不消。

在疾驰的汽车上,他微瞌着双眼,手指用力的捏了捏眉心,问:“今天的安排,念一下。”

一旁的小助理眼睛瞪得圆圆的:“今天国庆放假,您怎么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,一定是太累了,您说说,都多久没合眼了?这次放假一定要好好睡一觉,不然身体吃不消的。”

南方来的小助理咕咕哝哝的讲着话,王耀看着好笑,才多大点个人,怎么唠叨的像个老太太。

生日呀,真是一个陌生的词汇。

 

王耀就这样回到家里,恍惚间竟有一种怪诞的真实感。

我,因为自己的生日,放假,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望着空荡荡的宅子,就连院子里梧桐的叶子,也显得稀稀疏疏,王耀就这样站在这里,心里头也变得空荡荡的。

 

回过神来的时候,王耀已经带着酒坛,坐在了屋顶上。

这里是一片古旧的胡同,王耀坐在房檐上,竟也生出一种高出不胜寒的孤寂感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挑起一边嘴角,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几千年的时光,都一个人走过去了,这不就是回到家没见人吗,至于这样要死要活的嘛。

冰凉的酒液顺着食道滑下,留下的居然是灼热的痕迹,行至胃里,已变成一团跳动的火焰,跃动着,烫到发白。

王耀的眼睛渐渐模糊,耳边似乎也想起了家里孩子们的吵闹声。

那是什么时候呢?他晃动着自己已经不慎清晰的脑袋,一阵秋风拂过,吹乱了头发,却也带来了一丝清醒。

 

是了,是今年除夕夜的时候,他拉着许久未见的嘉龙,亲密的举动却引起了小沪的不满。王京作为大哥,竟然也跟着起哄,一堆人嬉闹了许久。

不得不承认,王耀确实有点偏心嘉龙。当年的他,孱弱无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幼弟被穿着海/军/装的金发男人带走。一百五十年后,当他终于有能力接孩子回家时,却发现当年那个留着鼻涕泡,舔着糖葫芦的小屁孩,已经变成了,穿着笔挺的西装,眼神犀利的男人。

王耀顿时就慌张了,他挺了挺腰杆,沉稳克制的拥抱了嘉龙:“欢迎回家!”

嘉龙没有回应,王耀的心好像被利爪攥紧了,再沉入冰冷的深海中——嘉龙他,似乎并不愿意回家。

他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,松开手,想要结束这个苦涩的拥抱,却在直起腰的一瞬间被用力抱住。王耀在站立不稳之下,跌入了那个温暖柔软的怀抱。

“大佬,我想你了。”一个沙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,王耀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,拍拍弟弟的背,哑着嗓子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

哎,在这帮小兔崽子面前怎么就没绷住呢,老脸都丢尽了。王耀晃晃脑袋,想赶走这种奇妙的羞耻感,却又觉得,除夕夜的欢声笑语中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

是晓梅。这个答案让王耀心脏抽搐了一下——他最年幼的妹妹,已经好久都没回过家了。

在王耀的记忆里,晓梅还停留在扎着两条小辫,整日缠着他做梅花酥的小女孩。

可是看上司传回来的照片里,他的小妹妹,穿着黑色的西装,留着凌厉的齐耳短发,眼神冰冷刺骨。这样的晓梅,像一把利刃,直直的插入王耀的胸口,将心脏钉死在墙上。

 

王耀又灌下一口酒,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将自己灌醉。

思绪晃晃悠悠的回到当年那段昏黄发旧的时光,那是在晓梅被带走之后,他挣扎着爬起来,脱下繁重的华服,剪断了及地的长发,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,逃离了紫禁城。

王耀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生命力的流失,他似乎已经可以看见自己的消亡。

但是他不甘心,他要好好活着,要把自己的弟弟妹妹接回家,他要他的家人们能以一种独立的姿态昂首站立在世界面前。

他踏遍国/土的每个角落,看见了无数仁人志士,他遇见了孙先生。

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希望吧。

可是他却目睹孙先生他们努力的成果被窃取,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难道真的无力回天了吗。

 

那段尘封的历史里,他的眼前始终蒙着一层黑幕,他跌跌撞撞的前行着,一个人摸摸索索的走在黑暗的甬道里。

蓦然,前方似乎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红光,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,奋力扑向那希望的火种。指尖触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灼热的痛,而是直达心底的温暖。

他感受到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从冰冷的地面上扯了起来。站起来的那一瞬间,眼前豁然开朗。

冰冷的阳光洒在一望无垠的雪地上,散射出钻石版璀璨的光芒。

高大的斯拉夫人,站在他面前,围巾是温暖又耀眼的红色。

“小耀,愿意跟我一起吗?”

 

又是一口烈酒下肚,王耀不可抑止的想起了那个叫做伊利亚的男人。

骗子,说好要一起走的,你怎么就先逃跑了呢。

王耀手腕一翻,酒液倾倒而下:“我这里可没有伏特加,你就凑活着喝点吧······放心,我会坚持下去的,带着你的份一起,去看看真正的共/chan/主义。”

 

王京带着客人回到家时,入眼便是满地的碎瓷片,吓了一跳,还以为遭了贼。正楞着,一个空酒坛从屋顶落下,残余的酒液和碎片一起炸开,好像开出了一朵烟花。

王耀从屋顶翻身跃下,柔顺的长发纷飞,宛如坠入凡尘的仙子。

他似乎有点醉了,落地时身形一晃,吓得王京赶快伸手扶住。他安抚地拍拍弟弟的手,示意他放开。

转身之际,就换成了冷漠的样子,凤眼轻轻眯起,嘴角微笑的弧度得体又疏离:“不知亚瑟先生和阿尔弗雷德先生远道而来,有何贵干?”

他说这话时,眼神了透着漠视,那种目空一切的眼神,让亚瑟恍然间以为看到了那个天朝上国,那个高高在上尊荣无比的帝王。

阿尔似乎也收到了冲击,楞了几秒之后,勉强维持着兴高采烈的腔调:“耀,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们专程来祝你生日快乐的。”

“哦,那祝福我收到了,今天状态不佳,不便待客,二位请回吧,京,送客。”

王耀说完边转身回屋,发丝划出一道冷漠的弧度。

 

王耀不是不清楚这两个人对他有些其他的情感,但他无法回应。

头痛的闭上眼睛,把自己仍在柔软的大床上。他实在是太累了,让我歇一会,就一会儿。

 

王京回来时,看见自家大哥穿着外套躺在床上,甚至连鞋也没有脱。

心疼的帮他用湿毛巾擦了擦脸,脱了外套鞋子,让他睡得舒服点。

走出房间,王京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那个从来没有打过的号码。

“喂,晓梅吗?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

第二天,王耀是在熟悉又陌生的喧闹中醒过来的。一睁眼,看到的就是王嘉龙的大脸,惊的他不自主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
“哎呀,王嘉龙,你离远点好不啦,看把大哥吓得。”

是王沪的声音,这,是怎么回事。

“大哥,生日快乐!”王京端着一个蛋糕从人群后走出来。

“哎,我多大个人了,还过什么生日。”王耀嘴上抱怨着,却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“大哥!”

王耀心头一颤,这是……

眼泪蓄满了眼眶,王耀向人群中望去,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。

这是嘉龙递过来一只手机,手机中,正是王耀想了一百多年,念了一百多年的人。

“大哥,生日快乐。我很想你,也很想家。”林晓梅梳着熟悉的两条辫子,嗲嗲的撒着娇,好像还是那个小女孩。

“大哥也想你,大哥马上就去接晓梅回家了,你乖乖等着我,别害怕。”

王耀几乎发不出声音,他的小妹妹呀,终归还是想着他的。

 

阳光透过窗户,照进房间里,驱散了所有的阴霾。

那发着光的人,是我的神明,我永远不变的信仰。

他生而为龙,光耀九州。

他名王耀。

 

评论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