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feng

【白嘎】向往的生活AU(一)(ABO 生子 有怀孕描写 慎入)

来源于想让他们去上向往的生活的执念

ABO世界观预警

设定两人已经公开并且结婚

怀孕预警!!!

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!!!

夏日的早晨,太阳已经勤快的上班了,但蘑菇屋里的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。

在这样一个难得的没有客人的清晨,生活在乡村的主人们不可避免的重拾了城市人的陋习——睡懒觉。暖融融的阳光被阻挡在厚重的窗帘外,偶尔有几缕特别不听话的,透过被风偷偷掀起的角落,照在主人们裸露的小腿上。

窗外村子里,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,牛羊的脚步声错错落落的洒在小路上,间或有一两声犬吠,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吵闹着,还有隐隐约约的交谈声。这出田野交响曲显然打扰到了主人们的安眠,何老师翻了个身,醒了过来。

监控后的导演显然觉得这幅画面很有趣,拉近的镜头下,何老师迷蒙的眼神,不羁的发型,甚至是挂在眼角的眼屎都无所遁形。

他拍了拍身边黄老师圆润的肩头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何老师憋着笑,走近了卫生间,一边洗脸,一边对着镜头坏笑,“黄老师身上的肉手感越来越好啦。”

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下注,赌这两个一起走过半生的老朋友,在节目播出那天会不会反目成仇。

另一边,Henry和黄老师已经利落的收拾好了自己,并且迅速的达成了今天早晨不做饭的共识。其实是Henry迫于黄老师的淫威之下答应的,毕竟如果有选择的话,他还是很愿意吃到一顿黄小厨秘制的早餐的。

导演敏锐的察觉到这又是一个广告植入的好机会,于是三杯江中猴菇米稀摆在了他们面前。

就在这时电话响了,Henry选手凭借着他惊人的反应力和敏捷度跃到电话旁边,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拿起听筒:“您好,这里是蘑菇屋。”

“我是今天的客人,我要点菜。”电话那头是一个变了声的声音,说话慢慢悠悠的,好像不是很熟练,一句话中有好几个停顿,还有莫名奇妙的重音。

“啊,好的,您要点什么菜呢?”

“嗯,要肉,把你们最贵的菜拿出来,”那边似乎捂住了话筒,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响声,过了好一会,声音才重新响起,“我们要吃北京烤鸭,炸酱面,嗯…还有火锅。”

“啊,好。”Henry有点疑惑的摇摇头,难道不是他想的那个人吗,如果是他的话应该还会点点别的。

果然,那边声音又响起来了,“还有cheese!!”

“Jackson?”Henry几乎已经确定了今天的客人是谁了。

“啊,我才不是王嘉尔,他普通话才没有我这么好。”客人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,却不知他的慌乱已经暴露了自己。

“哈!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王嘉尔,叫Jackson的又不止他一个人。”

客人情急之下挂断了电话。

“黄老师,刚刚客人点了北京烤鸭,炸酱面,火锅还有Cheese。”

“哟,还挺会点的呀,可以把老灯给烤了,养了它这么久该回报一下我们了。”黄老师坏笑着说,彩灯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,扑闪着翅膀逃到了镜头之外。

今天的蘑菇屋也是一如既往的友善呢!

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山间的公路上奔驰着,里面坐着的正是我们半年前刚刚公布婚讯的白嘎夫夫。

王嘉尔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,黑色的运动裤,还是熟悉的all black大佬嘎,他今天没有做造型,也没有带金链子,刘海软软的搭在额头上,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。

“小白哥,怎么办,Henry一定是认出我来了!”

“你看,我说什么来着,说cheese一定马上就被猜出来了。”

“但是我想吃呀….”哦,他真可爱,小白在内心捂脸。

“没事,导演组也没有要求不能暴露身份呀,是吧?” 

摄像师浑身一凛,点了点头。

白敬亭,你敢不敢不用眼神威胁我,屈服于求生欲的摄像师悲愤的想着。

蘑菇屋的众人正在为客人的到来辛勤的准备(才怪),henry和黄老师摊在地上的凉席上,何老师坐在椅子上扇着风,三个人在空调的吹拂下犹如化了的冰棍。这时,电话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“您好,这里是蘑菇屋。”何老师接起了电话。

“您好,我们是刚刚点过餐的客人。”

“小白,是吗?是你吗,是你跟嘉尔要来吧?”何老师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傻孩子的声音。

“啊,我忘带变声器了。”

“好啦,刚刚嘉尔打电话的时候就猜到是你们了。打过来有什么事吗,你们什么时候到?”

“我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,我打来就是想说菜里面别放辣椒。”

他还没说完就被何老师打断了:“哎呀,嘉尔来吃饭一定不会做辣的呀,知道你们恩爱,就别秀了吧。”

“哈哈哈,行,还有能准备一些热水吗?他最近不能吃凉的。”白敬亭的语气里掺杂了一丝羞涩。

“哦,行….哇,你们….不会吧?是我想的那样吗,嘉尔最近活动好像特别少。”何老师心底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他简直又惊又喜。

“嗯,到了在细说。”小白含糊着挂断了电话。

“黄老师,今天要来的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两个弟弟,而且他们似乎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”何老师笑着走到客厅,“我们可得好好招待他们。”

在主人们热火朝天的撸起袖子准备大餐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轿车悄然停在了村口。

白敬亭先走了下来,带着墨镜的白衣黑裤的少年站在阳光下,对着田野,比了个军礼。

一只狗子斜刺入镜头,白敬亭一个趔趄,凹了半天的造型1秒破功。

“小白哥,来拿行李!”

“哎,来啦,你放那别动啊!”白先生顿时放弃了耍帅大业,屁颠屁颠的去当搬运工了,毕竟他的宝贝现在是特殊时期,要时刻小心着。

于是,通往蘑菇屋的小路上多了两个吵吵闹闹小朋友。

白先生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,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,身边还围绕着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傻子。

“哥,我真的没关系,把那个袋子给我提着呗。”王嘉尔对于被剥夺了帮忙的权利这件事情表示强烈不满。

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,你可消停一会吧,这马上就到了,你别再摔一跤。”白敬亭把袋子和箱子放到一只手里,空出的一只手一把拉住小男友,将他控制在身旁。

一抹红晕悄悄爬上王嘉尔的耳朵,笑容甜的可以淌出蜜来。

这是哪家的甜心呀,当然是我王家的。

摄影师:“谁批发的狗粮!不吃,拿走!别给我嘴里塞,说的就是你,那两个小年轻!”

评论(12)

热度(111)